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研究 >> 完善工程项目招投标监督机制的探讨
完善工程项目招投标监督机制的探讨
作者: 李 剑  发布时间:2019/9/19 16:56:57  浏览量:
  【摘要】在工程建设项目中,因管理、监督等因素,一些不法分子“权力寻租”“以权谋私”,使贪腐案件易发多发。建设工程招投标环节的职务犯罪,会不同程度影响建设工程和房地产等领域市场的健康发展。治理建设工程招投标环节的贪腐问题,是一项系统工程,需从源头抓起,坚持靶向整治、精确惩治,从招投标法规制度建设、构建综合执法联动监督机制、完善招投标信用体系建设等方面齐头并进,以标本兼治。
  【关键字】建设工程 招投标 职务犯罪 监督机制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指出,要继续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继续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并就此提出了6项任务。全会强调,要紧盯事关发展全局和国家安全的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紧盯选人用人、审批监管、资源开发、金融信贷、工程招投标以及公共财政支出等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严惩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精准有力惩治腐败,对存在腐败问题的,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为深化标本兼治,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须通过查找案件暴露出的体制机制问题,找准权力运行关键部位和监督管理薄弱环节,有针对性地加强监督,定位向监督聚焦,责任向监督压实,力量向监督倾斜,消除权力监督的真空地带,压缩权力行使的任性空间,从源头上防止建设工程中的滋生各类腐败问题。
  Ⅰ完善建设工程招投标监督机制的思考
  当前,贵州省B市工程建设呈现出“大投资、大项目、大建设”的良好局面,有力推动了经济社会发展。随着建设工程资金投入逐渐增大,在推动基建、促进发展、改善民生的同时,由于监督不得力、管理不到位、体制机制存在弊端等原因,一些建设工程单位领导、重点岗位干部利用职权贪贿腐败,严重损害了公共利益,使国家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对工程项目实行精准监督,进一步探索工程项目精准监督的有效对策,不断护航建设工程的健康发展。基于此,本节内容拟以建设工程中招投标环节职务犯罪案件为题材,剖析该环节中的贪腐问题,为完善建设工程招投标监督机制作出有益探索。
  一、发案状况与特点
  党的十八大期间,贵州省B市查处工程建设领域腐败案件812人,其中,犯罪事实主要发生在招投标环节的143人,占犯罪人数的17.6%。建设工程中招投标环节职务犯罪案件呈现以下主要特点:
  (一)发案率高。工程建设领域职务犯罪发案率长期居高不下,主要集中发生在招投标、项目审批规划调整、资金使用物资采购、质量管理等四个环节,共435人,其中招投标发案率在四个环节中的占比高达33%。

  (二)犯罪数额巨大。犯罪数额总计达1.3亿余元,人均96.3万元,犯罪金额最大的超过900万元。其中:不满3万元的5人,3万元以上不满20万元的40人,20万元以上不满300万元的85人,300万元以上的13人。
  (三)贿赂犯罪突出。在143人中:受贿罪70人,占49.0%,行贿罪65人,占45.5%,单位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和单位行贿罪均为2人,以上5项贿赂犯罪合计141人,占工程建设招投标职务犯罪的98.6%。
  (四)发案行业集中。主要集中在政府职能部门、非国有公司企业、国有公司企业和个体劳动者(含无工作单位的人员),发案人数分别为42人、37人、27人、24人。其中,政府职能部门发案相对比较集中的有:住建部门9人,占政府职能部门发案人数的21.4%;水利(水务)部门6人,占14.3%。
  (五)领导干部易发案。143人中,有国家工作人员65人,其中:县处级副职和乡科级正、副职人数相对集中,分别为19人、18人、15人,总数达52人,占国家工作人员发案总数的80.0%。

  二、职务犯罪隐患与问题
结合建设工程招投标职务犯罪特点,经调阅典型案件卷宗、走访相关单位和地区,发现招投标环节主要存在以下职务犯罪隐患问题:
  (一)上级部门相关负责人干涉招标。一些行业主管部门内设机构负责人,为了兑现受贿承诺或收受贿赂后,利用自己分管审核工程项目申报、提请部门研究建议等职权便利,向下级部门打招呼要求关照特定关系人,或者直接指定招标代理机构,甚至要求依法中标的公司划出部分工程给行贿人承建。

  (二)建设单位恶意规避招标。一些建设单位为了方便照顾各方面的利益关系,为个人受贿谋取私利创造暗箱操作空间,恶意规避《国家发改委关于工程建设项目招标范围和规模标准规定》的强制性规定,对原本应公开招标的建设项目“化整为零”,将一些投资额度大的工程项目肢解成不需要招标的数个小工程,或将本应一次报批的大工程分阶段报批。
  (三)量身定制招标文件排斥潜在投标人。为了帮助“意中人”顺利中标,一些招标文件公然违反《招标投标法》第二十条“招标文件不得要求或者表明特定的生产供应者以及含有倾向或者排斥潜在投标人的其他内容”的规定,故意提高门槛条件或设置一些不合理的倾向性条款以排斥潜在投标人。
  (四)提前泄露标底等重要信息。一些地方的相关领导、行业主管部门负责人、监管部门负责人等,利用参与招投标审核、监督等职权便利,将应该保密的设计规划图纸、标底、评标专家名单等重要信息提前透露给特定关系人,帮助中标并从中收受贿赂。如B市某南环东路1标段道路改扩建工程中,在启动竞争性谈判前,时任市住建局党组成员、副局长的Z,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