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党的建设 >> 秋收起义的党建工作
秋收起义的党建工作
作者:王卫斌  发布时间:2018/5/14 8:34:22  浏览量:
  【摘要】斩木为兵直接武装工农群众,编制了第一支真正的工农革命常备军;揭竿为旗公开亮出党的面目,迈出了实质性独立领导中国革命的第一步。一种以党为尊、党指挥枪的建军根本原则和制度由此落地生根,一支官兵平等、上下一致的新型人民军队由此孕育成型。以宁冈为中心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极大地振奋了全国各地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的斗志信心。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井冈山道路越走越宽广,逐渐领跑了中国革命前进的航向。
  【关键字】举旗定向 以党为尊 井冈道路
  “欲起沉疴,必赖乎有主义、有组织、有训练之政治团体。”[1]孙中山先生为救亡图存、振兴中华,先后组建兴中会、同盟会和国民党等政治团体,接连发起排满、倒袁和护法等军事行动,均因革命队伍内部组织未备、训练未周而未果。辛亥革命虽然推翻了满清封建王朝,建立了中华民国,但政权一直落在帝国主义操纵的北洋军阀手里,政治、社会的黑暗腐败比满清专制统治有加无已,反而加速了神州古国的衰败没落,加深了中华民族的内忧外患,加重了中国人民的贫困灾难。俄国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为全世界受压迫的人民和民族送来了马列主义思想武器,催生了无产阶级的先锋队组织中国共产党。悲观绝望的孙中山先生茅塞顿开、精神大振,认识到国共所持党义相近、中俄革命方法有别,下定决心借鉴苏俄的组织模式,借助中共的组织力量,重新改造、激活国民党,实行有组织、有系统、有纪律的奋斗。
  1924年1月下旬,国民党“一大”排除右派干扰,正式完成了党内改组,形成了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国民革命统一战线。随后,大批中共党员和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进入各级机关专门从事党务和政治工作,由此推进了国民党组织形态和组织观念的重塑转型。国民党当局不再单纯依赖军队,以武力压制人,开始注重党员力量和人民心力,以主义感化人。党员军人不再单打独斗,为个人升官发财而杀人,开始注重团体协作,为人人发财而救人。与此同时,其组织规模也在急速扩充,到1927年春夏之间,已建立区分部基层党组织万余处,组织体系覆盖到全国大部分地域;在册党员达百万之众,党员成分涉及到社会各个阶层。一个亡命海外、“正在堕落中死亡”的政治俱乐部,一跃而为强健的阶级联盟和簇新的社会重心,“全国多数人心的倾向中国国民党,真是六七十年来所没有的新气象”[2]。
  但在此过程中,中共领导机关因受共产国际不切实际、独断专行的误导,不知不觉间忽视了自身建设,丧失了政党独立性和革命领导权。孙中山先生遽尔病逝后,国民党右派贼心不死,对左派和中共的攻击、排挤日甚一日。正当北伐战争节节胜利、工农运动风起云涌之际,所谓的左派也原形毕露,“于是分共反共,互相呼应,由清党运动之扩大,进谋宁汉之合作”[3],屠刀一致砍向了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中共党内的健康力量被迫揭竿而起,前赴后继发动了一系列针锋相对的武装斗争,走上了独立领导中国革命的艰辛道路。其中毛泽东同志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以党为尊、党建先行,第一次公开举起了党的旗帜,首创支部建在连上、军队党帮助地方党发展的原则制度,从而确保了党对军队和民众的坚强领导,适应并推动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战略转变,开辟并巩固了中国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
  镰刀斧头闪金光,举旗定向重武装
  列宁总结革命历史教训得出结论:“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斗争尖锐化的时候,小资产阶级政党总是软弱无力的。”[4]但由苏俄主导的共产国际自高自大、自私自利,不仅低估了中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创造力,断言“像列宁这样一些领袖,中国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这样的人”,而且低估了中国资产阶级及其政党的欺骗性,自以为国民党右派是一匹“不怎么好,可是毕竟有点用,也还听主人使唤”[5]的母马。在他们看来,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中国国民党,都是被利用来牵制帝国主义进攻苏俄的工具,关键是既要保证苏俄外交利益不受损,又要保证国共力量消长不失控。因此,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中共既不能喧宾夺主,又不能消极怠工,只能屈服于国民党组织的病体内,努力注射“革命的工农血液”。当然,国民党也别想随心所欲、一家独大,应该像柠檬一样能榨多少就榨多少,直到榨干就扔掉。
  共产国际驻华代表面目模糊、言行相悖,在国共之间大耍“莫斯科的狡猾伎俩”,激起了两党党员的普遍恶感。国民党内不断升级反俄排共的“护党救国运动”,以示“党员真正的意志,不容他人压迫,不容他人强奸”[6],少数国民党左派如宋庆龄、邓演达等人孤掌难鸣,被迫流亡国外。中共党内要求自立门户、退出国民党的呼声也越来越强烈,因忠实执行了共产国际“骑墙”政策的陈独秀威信扫地,成为众矢之的。1927年8月1日,一群铁血军人在南昌强硬抵制张国焘传达的妥协命令,并在德安剥掉了企图前来劝降的苏俄军事顾问的衣裤,毅然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8月7日,部分党的领导成员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毛泽东带头放炮:“以后上级机关应尽心听下级的报告,然后才能由不革命的转入革命的。”[7]罗亦农的火药味更浓:“大家都说国际是无错误的,我要公开的批评国际。”[8]
  这次会议选举产生了新的中央临时政治局,正式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的总方针和准备秋收起义的最主要任务。遗憾的是,共产国际代表把机会主义的“黑锅”强加在了陈独秀头上,成功地推卸了自己的责任,转移了问题的焦点,结果陈独秀被批得体无完肤,“根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