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读书传媒 >> “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西方语境与中国解读
“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西方语境与中国解读
作者:范方俊  发布时间:2012/6/12 18:20:22  浏览量:
  【摘要】  《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这是英国当代知名学者特里•伊格尔顿(Terry Eagleton)新近出版的专著所使用的一个带有论战性意味的标题。众所周知,马克思(包括恩格斯)自19世纪中后期创立了马克思主义以后,其对西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政治制度的“真知灼见足以使‘马克思主义者’成为一个令无数人心向往之的标签”。[1]而自20世纪初马克思主义被翻译、介绍到中国后,马克思主义在现、当代中国的传播和确立,也一直是指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原则。但是,在过去的20多年的时间里,随着西方后工业社会的兴起以及席卷世界的全球化浪潮的出现,在西方后现代社会和当代中国,一再发出否定或修正马克思主义的杂音。正因此,特里•伊格尔顿对于“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理论申辩,理所当然地成为当代西方和中国社会引人注目的一个焦点话题。

  【关键字】
  
  一、特里•伊格尔顿申辩“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西方语境:后现代的合法性危机及意识形态问题
  关于《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写作缘起,特里•伊格尔顿坦诚其对“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申辩,主要是对于近20年来西方后现代社会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理论回应:“有一种盛行的观点认为,马克思和他的理论已经可以安息了——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刚刚经历了有史以来破坏性最强的金融危机的背景下,这样的观点更显得格格不入,滑稽可笑。马克思主义曾经是所有对资本主义制度的批判中理论最丰富、政治上最坚定的,但如今,人们似乎觉得可以把它作为久远的历史抛在脑后了。……(另外)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晚期苏联的解体推动了这种‘觉醒’,当代最成功的激进思潮——革命民族主义——此时已成强弩之末。后现代主义对所谓‘宏大叙事’不屑一顾”,并满怀豪情地宣称‘历史的终结’”。[2]在这里,特里•伊格尔顿一语道破了“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的论题所对应的西方当代社会语境中的两个核心内容:其一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合法性问题,其二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意识形态问题。
  首先是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合法性问题。按照德国学者沃尔夫冈•威尔什(Wolfgang Welsch)的解释,西方的“后现代”所标签的是西方社会近几十年来发生的一系列显著变化,“它不仅涉及美学或建筑学领域……同样也冲击着社会学、整理经济学、科学技术、哲学领域。从工业生产社会向服务性行业为主的后工业、后现代的信息社会的过渡、经济上从一种全球战略构想向多元化战略的转变、由于新的科技的运用而发生的交往结构的变化、在科学上对于非决定性过程、开放的、自我组织与转换的结构以及对混沌状态突变与断裂现象的研究、在哲学上对严格的理性主义和科学决定论的否定、从单一的知识形态向多元的、相互平行、相互竞争的知识范式的过渡等等”[3],而“后现代”的主要特征就是拆解、破碎、断裂、突变、混沌、非确定性以及多元性,即“‘后现代’是一个人们用以看待世界的观念发生根本变化的时代,其标志是机械论世界观已陷入不可克服的危机。这种陈旧的观念将世界视为一部巨大的机器,其中每一个事件都由初始条件所决定,而这些条件原则上是可以精确绘出的。在这样的世界中,偶然性不起任何作用,每一个组成部分都在平衡中按照决定论精确运行,一切均服从于亘古不变的普适规律。然而,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和近二十多年来的社会发展证明,用这种观念去看待自然和社会,许多现象无法得到解释。对于今天的世界,决定论、稳定性、有序、均衡性、渐进性和线性关系等范畴愈来愈失去效用,相反,各种各样不稳定、不确定、非连续、无序、断裂和突变现象的重要作用越来越为人们所认识,所重视。在这种情况下,一种新的看待世界的观念开始深入人们的意识:它反对用单一的、固定不变的逻辑、公式和原则以及普适的规律来说明和统治世界,主张变革和创新,强调开放性和多元性,承认并容忍差异”。[4]在西方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家们看来,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19世纪以来的各种科学理论,在自身地位的合法性问题上都是自说自话、充满危机的,“它制造出有关自身地位的合法化话语,即一种被叫做哲学的话语。……依赖这种元话语来证明自己合法,而那些元话语又明确地援引某种宏伟叙事,诸如精神辩证法,意义阐释学,理性或劳动主体的解放,或财富创造的理论”,[5]而后现代主义所秉承的对于元叙事的怀疑精神,则让其在西方当代社会里彻底地失去了合法化意义:“在当代社会与文化——后工业社会和后现代文化中,知识的合法化问题以不同的术语加以系统阐释。但无论它应用何种整合模式,也不管它采取的是思辨型叙事或解放型叙事,宏伟叙事总归已经失去了它的可信性质”。[6]这样,西方的后现代主义凭借对于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所谓“宏大叙事”的消解,在巧妙地规避了自身理论合法性的同时,以不证
自明的非确定性确证了自身的合法性。
  其次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意识形态问题。意识形态(Ideology),是与一定社会的经济和政治直接相联系的观念、观点、概念的总和,包括政治法律思想、道德、文学艺术、宗教、哲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等意识形式。按照马克思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一个社会的生产方式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并在经济基础之上形成与之相适应的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包括政治法律制度性质的政治上层建筑,以及社会意识形态性质的思想上层建筑,随着社会经济基础的改变,社会意识形态也将随之发生变化,即由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主导的社会意识形态,最终过渡到由社会主义生产方式所主导的社会意识形态。而在西方的后现代主义理论家们看来,马克思所分析的19世纪中后期的资本主义,不过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早期发展阶段,西方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在马克思去世之后,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最近几十年,西
上一页1234下一页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最近更新